跟想睡的人谈恋爱,跟喜欢的人结婚

漫时光2018-10-09 08:44:34



01


傅少顷打开门的那一刹,看到的便是眼前这一副香艳的场景:

 

身穿J.Crew最新春款OL装的年轻女秘书正背对着他,弯腰捡地上那一只笔,黑色短裙由于弯腰的动作,露出里面大好春光。

 

不得不说,她的臀部挺翘的,圆润饱满,皮肤也白皙光滑,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试试触感。

 

难道这就是谢于光口中为他准备的那个Surprise?

 

只可惜,他并不喜欢。

 

“秘书的职责是协助总裁处理办公室的文秘、信息、机要和保密等工作,而不是在周一的大清早穿着豹纹丁字裤对上司露出自己的屁股。”

 

才拾起笔的乔星辰在听见这个略为清冷的男子嗓音后,如遭雷击!

 

她猛然转过身,正对上朝自己步步走来的高大身影。

 

那是一张冷峻而又陌生的面孔,从内而外都散发着极其强硬而又高冷的气场,仿佛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说:别靠近我!

 

乔星辰猝不及防的同时满脑子都在重复着一句话:

 

新上任的总裁不是程禹吗?!

 

傅少顷视她如空气,迈着大长腿径直走到办公椅前坐下,然后拿起桌上的文件,一面翻阅一面吩咐道,“麻烦给我泡一杯咖啡。”

 

乔星辰尚还处在刚刚的震惊里没缓过神来。

 

“不要超过五分钟。”傅少顷简短说完,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腕表,“九点开早会,在此之前,你还有十分钟的时间泡咖啡以及准备会议资料。”

 

乔星辰来不及多想,立刻收起混乱的思绪,“是!”

 

待她出去之后,傅少顷翻阅文件的动作停下,修长的手指在座机上熟练的拨了一个号码,不一会儿,扬声器里传来一个男人懒洋洋的声音。

 

“谁啊?大清早的!”

 

“你为我准备的Surprise我刚看见了。”傅少顷淡淡道,他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冷淡。

 

谢于光听见是他的声音后,醒意顿无,在电话那头坏笑道,“怎么样?是不是有些小小的激动啊……”

 

傅少顷直接打断他,“我想,或许你比较需要这个Surprise。”

 

“我?”谢于光听的莫名其妙。

 

傅少顷却不想多做解释,说完,啪嗒一下将电话挂断。

 

茶水间里,男女同事们陆陆续续拿着冲好的咖啡和茶水走了出来,个个精神抖擞,准备迎接新一周的工作。

 

乔星辰躲在角落处给闺蜜打电话,才听到“嘟”的一声,电话便立即接通。

 

宁宁果然是她的真爱!每次打电话一声就通!

 

乔星辰在心里给了她一万个么么哒,开口却直呼,“宁宁!我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

 

“玩蛋?你一大清早性致真好耶!”

 

“……”

 

乔星辰额上顿时出现三道黑线,她深吸了口气,一字一句用力道,“新来的那个总裁不是程禹!”

 

“什么?不是他?那你昨天在万达买的那条CK丁字裤岂不是白买了?”

 

宁宁的注意点总是那么奇葩……

 

乔星辰瞬间放弃了想要向她解释的准备,她捂额崩溃道,“我是为了要手撕程渣男才进华讯公司的,结果现在上任的人不是他,那我怎么办?”

 

“当然是继续留下来潜伏啊,随时等待敌人的光临,然后用炮火无情的摧毁他消灭他打倒他!”宁宁在电话那头义正言辞,慷慨激昂道。

 

乔星辰愣了下,随即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对啊!

 

既然华讯公司是那个白莲花家开的,程渣男绝逼会抱紧白莲花的象腿,搞个一官半职!

 

这才符合他趋炎附势追名逐利的丑陋模样!




02


“行,那我就暂时蛰伏,随时等候他的大驾,然后……”乔星辰说到这儿,呵呵挂断了电话。

 

跟宁宁打完电话后,乔星辰原本郁结的心情也好多了。

 

早上她在办公室里听到脚步声时,以为是程禹来了,就故意蹲在地上捡笔,原想引那个渣男上勾,谁知进来的却是另一个男人……

 

想起他那张大写的冷漠脸,以及在撞见她走光后说的那一番话后,乔星辰内心万马奔腾。

 

正想着想着,走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口,隔着门边的玻璃窗,乔星辰略微整理了一下仪容,可殊不知,这种玻璃是镀膜玻璃,里面的人可以看见外面的情况,可外面的人却看不见里面的情形。

 

于是,她整理仪容的这一幕不巧被站在玻璃窗另一端的傅少顷看见了。

 

他眉头轻蹙,这个叫乔星辰的女秘书,一门心思都用在如何勾引上司身上了,这种虚荣又拜金的女人是怎么招进公司的?

 

“傅总。您要的咖啡冲好了。”这一次乔星辰进来时,不敢再有任何不雅的举动。

 

她目视前方,抬头挺胸,一身正气,百邪不侵!

 

傅少顷看了一眼眼前冒着热气的咖啡,连尝都没尝一口,便道,“我有说要喝卡布奇诺吗。”

 

乔星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尽量用微笑的语气道,“傅总,您没有说要喝卡布奇诺,但是您也没有说不喝。”

 

“我不说,你就不能问?”傅少顷说完靠在椅背上,漆黑的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给人以一种无形的压力。

 

草泥马!他这是在玩大家来找茬吗?

 

乔星辰压下心头蓦然升起的怒火,重新上前端起杯子询问道,“那,傅总,不知您爱喝哪一种口味的咖啡?”

 

傅少顷的视线突然从她脸颊转移到她胸前,一言不发。

 

乔星辰被他看的混身不自然,于是低头向下看了一眼,整个人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她衬衣的前两颗纽扣没有扣上,不仅露出了大片胸口,而且,连黑色的蕾丝内衣也隐约露出了一丝花边边。

 

看上去很是诱人。

 

“我不管你进华讯公司的目的是什么,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喜欢在公司看见我的员工衣衫不整。”傅少顷特意强调最后那四个字,眉宇间也有了一丝明显的厌恶。

 

乔星辰被他训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伸手捂住胸口,“是。我知道了。”

 

“现在还剩下五分钟,你可以选择站在这里等HR来将你领走,或是继续去做我刚吩咐你做的事。”傅少顷说着,收回目光,开始浏览笔记本上的公司数据,“无论选择哪一样,都别挡在我面前。”

 

“……”

 

傅少顷在短短一分钟的时间里,用平静淡然的话训的乔星辰无地自容。

 

她意识到自己的确是挡住了他面前的光后,原本恼火的情绪里多了一丝窘迫,不再多说什么,拿着手中的杯子出了门。

 

过了一会儿,她再次重新推开了门。

 

傅少顷头都没抬,便道,“我不喝浓缩咖啡白咖啡拿铁咖啡摩卡咖啡以及蓝山咖啡。”

 

“那,美式咖啡呢?”

 

听到乔星辰镇定自若的语气,傅少顷怔了下,抬头望去,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讶。

 

只见乔星辰手上端着一个大托盘,托盘上面摆放了十几杯咖啡,热气腾腾。

 

她乌黑明亮的眼中有一丝小紧张,但同时,又有几分小小的自信。

 

“拿来。”傅少顷面无表情道,同时不忘提醒她,“还有不到二分钟时间,会议资料……”

 

“资料我昨晚就已经整理好了,就放在您左边的第一个抽屉里,邮件上也给您发了一份。”乔星辰总算是恢复了往日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




03


原来,并非虚有其表。

 

还是有那么一点可取之处的。

 

傅少顷脑中闪过一丝想法,紧接着很快打开了公司邮箱,查看邮件。

 

乔星辰满怀信心的看着他。

 

华讯是世界前五十强的上市公司,若没有一定的实力又怎么可能混得进来?

 

她为了面试总经理秘书这一职位可没少花心思,几乎把各种职场上需要的证都考了一遍,后又苦学英语和法语,前前后后在不少大公司里实习过秘书或肋理等职位。

 

就是为了来华讯面试该职位时,一举拿下。

 

可是,怎么越看越觉得这位高冷上司的脸色似乎并不是那么好啊?

 

乔星辰心神骤紧,立马回想自己昨晚在整理资料的时候有没有什么遗漏或是出错的地方。

 

而傅少顷却正盯着邮件内容里那一行与工作内容无关的字:

 

今晚十一点,我在Hilton Hotel等你。

 

Hilton Hotel是G市最好的五星级酒店之一,而她,身为他的秘书,发给他的第一封工作邮件里竟如此挑逗的暗示自己与她开房?

 

他关掉邮件,抬眸看了一眼站在他面前有些忐忑的乔星辰,心中才对她升起的一丝好感荡然无存。

 

果然是个为了爬上上司的床,不放过一丝机会、见缝插针无孔不入的心机婊。

 

“傅总,那些资料有问题吗?”乔星辰感觉到他并不是那么友善的眼神后,忍不住问了一句。

 

傅少顷不再理她,他将笔记本合起拿在手中,视若无睹的经过她身边将办公室的门打开,朝着会议室方向大步走去。

 

“那个,傅总,我要不要跟着一起去?”乔星辰望着他渐远的背影,喊了一句。

 

没有回应。

 

只听见公司过道上那些准备参加会议的女同事们,经过她身边时,一脸花痴的议论着:

 

“听说了吗?新来的傅总从小在美国长大,纯ABC,还是耶鲁大学的高材生耶!”

 

 “他在校学的是法学以及管理,听说还选修了艺术系和戏剧系,在好莱坞客串过不少知名电影里的角色,上过不少大牌杂志,有《VOGUE》和《TIME》。”前台妹妹亮着一双星星眼崇拜道。

 

就连向来被称为灭绝师太的公关部部长许弯弯,也难得露出几分小女人神态,略含矜持的称赞道,“他母亲与美国洛克菲勒家族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他父亲在华尔街经营一家投资公司,市值年超一百亿美元。今年更是在国内投资了不少媒体地产行业,收购了好几个互联网巨头公司。”

 

“那他为什么来咱们公司出任总经理啊?直接回家躺着当国民老公不就行了?”端茶水的文员小妹好奇道。

 

许弯弯撇了她一眼,“你知道什么。咱们公司老总的千金跟他是初恋关系。”

 

经她这么一说,其它同事纷纷露出了然的神情来。

 

华讯公司幕后老板夏淳志的千金女儿夏尔,于今年的圣诞节要跟她那个平民男友订婚。

 

而傅少顷选择在此时回国,放弃回自家公司当老总,却来华讯公司出任总裁,此举会不会是为了在未来的岳父夏淳志面前努力刷好感?抢得美人归?

 

乔星辰在过道上面无表情的听着那些花痴女的讨论,漂亮的唇线抿起一丝嘲讽的弧度。

 

就凭程禹那个渣男还妄想做华讯公司老总的入赘女婿?

 

简直呵呵哒。

 

是夜。

 

G市灯火辉煌。

 

市中心那一所著名仿巴黎铁塔的建筑物,在夜色下,高耸耀眼。

 

而这座名为G市明珠的铁塔中层,也就是第六十六层,有着G市最为知名的feeling酒吧。

 

能入驻明珠塔里,并且是明珠塔中唯一的一家商户,其背后的势力自然不容小觑。

 

宁宁仰望着眼前这一座奢侈闪耀的铁塔,不敢相信她竟然也有那么一天有机会进入其中!




04


“为了搞到feeling入场的门票,姐姐我可是不惜牺牲色相,惨被领导揩油才弄到手的。”周雪梨表情浮夸,语气夸张道。

 

她与宁宁同是乔星辰的好闺蜜,也是大学死党。

 

宁宁听完周雪梨的话后,十分感动,可感动之余仍是有些不大安心,“乔乔今天跟我打过电话了,她们公司新去的总经理不是程禹,而是另外一个,现在她心情肯定郁闷死了,咱们却还拉着她去玩,这样不大好吧?”

 

周雪梨生怕宁宁动摇了,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不断说服她。

 

要知道,这三张门票是她跟她领导打包票说今晚保证会请两个大美女来给他的生日趴撑场面,不然,以她这种普通的上班族,怎么可能搞到连花钱都买不到的feeling入场门票啊。

 

她能不能钓到高富帅,成败全在今晚了!

 

思此,她精神大振,更加用力的摇晃着宁宁的肩膀,“宁宁。说句实话,就算不是为了乔乔,难道你不想去看看传闻中的feeling酒吧吗?”

 

“这……”宁宁有些摇摆不定。

 

“听说,在里面能碰到好多明星哦,说不定你最喜欢的tfboys和bigbang也能在里面看见。”

 

宁宁原本摇摆的态度在听见这句话后,毫不犹豫道,“我去!”

 

“我勒个去!”

 

正在宁宁与周雪梨刚站在同一阵线上时,乔星辰也刚好抵达。

 

只是,看她脸上的表情,似乎不大妙。

 

周雪梨与宁宁马上上前关心道,“乔乔,怎么了?”

 

“没什么,刚刚在地铁上遇到咸猪手了。”乔星辰甩了甩头,似是想忘记不愉快,说完,才一脸疑问的看向她俩,“怎么今晚突然想逛明珠塔了?”

 

明珠塔距离她们三个租住的房子足足有一个多小时远的路程,需要转乘3次地铁才能抵达。

 

就算是节假日,周雪梨与宁宁也宁可宅在家里,从来没有主动提出要来这里逛逛。

 

因此,乔星辰对于今日的反常有些怀疑。

 

宁宁听完乔星辰的话后,刚要开口,却被周雪梨抢了个先。

 

只见她笑嘻嘻道,“没什么,就是,我有个朋友帮我弄到3张feeling的入场门票,所谓独乐不如众乐,你们俩是我最好的闺蜜,我当然请你俩跟我一起进去玩啦。”

 

乔星辰听见feeling的名字时,眉头跳了下,一双晶莹黑亮的眼中满是质疑,“周大梨,你该不会又想钓凯子所以拉我和宁宁当陪衬吧?”

 

这种事,周雪梨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

 

上一次她也是将乔星辰与宁宁骗到某酒会上,原本是泡那个会所的韩裔老板,谁知反倒害的乔星辰和宁宁被几个二世祖调戏骚扰险些报警。

 

总之,是一段不怎么愉快的回忆。

 

宁宁经乔星辰这么一提醒,也有些戒备的看向周雪梨。

 

周雪梨对于乔星辰面对利诱丝毫不动心而感到受挫,但她仍是再三保证,此次真的只是单纯进去玩玩。

 

“乔乔,反正咱们今天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进去看看吧。”宁宁用渴求的目光看向乔星辰,像只可怜的流浪狗。

 

乔星辰最见不得她这样了,只好答应,“我们可以陪你进去玩,但十点钟之前,必须出来。”

 

十点之后才是酒吧最好玩的时候,怎么可能那么早走?

 

周雪梨暗自腹诽,可脸上笑的像朵花儿,“好好好。都依你。”

 

宁宁见乔星辰与周雪梨终于达成一致,高兴的各挽住她俩的手臂,大笑道,“那咱们快去吧。”

 

与明珠塔隔了一条街的马路对面,停着一辆迈巴赫62s。

 

在仿英式建筑的高楼中,更衬托出车子优雅的贵族气质,灯火通明下,黑色的车身散发出迷人的光晕,流利的线条与复古的车型,都强烈的勾起过往行人的好奇心,坐在车里的将会是怎样的人?



05

傅少顷面无表情的看着一个又一个过往的路人朝里投来的目光,倒映在车窗上的侧面轮廓在夜色下有几分冷峻。

 

“我说,傅大少,你在看什么看的这么入迷?”坐在驾驶座的谢于光,吊儿郎当的翘起两条长腿放在方向盘上,半是调侃半是玩笑道。

 

傅少顷没有理他,仍是朝与他们隔了一条街距离的明珠塔看去。

 

谢于光有些好奇,不禁与他视线一同看去,这一看不禁睁大了眼睛,脸上也浮现暧昧的笑来。

 

只见街对面有三个穿着打扮都相当出众的美女。

 

左边那个染着金黄色头发的女人,打扮的挺韩范儿的,露脐T恤搭配一条洗的发白的破洞牛仔裤,身材毕显,曲线曼妙,脚下蹬着一双Valentino连续三年的爆款莹光铆钉高跟鞋。

 

她就像夏日的冰激凌一样,甜爽可口。

 

而站右边的那一个,留着中规中矩的披肩长发,亮黄色复古波点衬衣搭配今年超流行的喇叭裤,走复古风,婉约又不失时尚,尤其是脚下那一双大红色的方头高跟鞋,仿佛将人带回十八世纪的英国,优雅又名媛。

 

她就像春天的花儿一样,娇俏明媚。

 

而站在正中间的那一位,谢于光看到这儿时眼睛顿时一亮,他不自觉的看了眼后视镜,发现傅少顷也正在看那个女人。

 

那女人身材高挑,穿一身黑色西装面料的衣裳,上身是黑色竖条纹的小吊带,下身则是一条同色的阔腿裤,头发扎成半丸子,干练又时尚,气场也很强。

 

“哇塞,看来咱们今晚艳福不浅啊。”谢于光的视线停在乔星辰身上,忍不住赞叹道。

 

傅少顷看了他一眼,“别告诉我,你不认识她。”

 

谢于光被他的话问得一愣,“我不记得我认识这么一位绝世的大美女,怎么,难道你认识?”

 

“……”

 

傅少顷对于谢于光根本就忘记乔星辰一事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因为谢于光在美色面前智商从来都是离线状态。

 

当初HR通知他视屏面试乔星辰时,他临时有急事,所以让谢于光代替他视屏面试的,估计谢于光整个过程只盯乔星辰的脸去了,被美色所诱,才会替他招来这么一个拜金又不靠谱的女人。

 

谢于光见他这么半天不理自己,不禁又问,“傅大少,做人要实诚,你什么时候认识那位美女的,怎么不告诉我?”

 

傅少顷隔着车窗看见乔星辰与她的两个女伴搔首弄姿一番后,风情万种的进入了明珠塔。

 

明珠塔中的feeling是整个G市消费最高的娱乐场所。

 

门票从不对外销售,只对上流圈中有头有脸的人开放,像乔星辰这样的普通白领若不是搭上了“金主”,怎么可能进得去?

 

思此,他心中对她拜金又虚荣的印象更深刻了。

 

“成总今天生日?在feeling办趴?”坐在驾驶座的谢于光一边拿手机听微信语音,一边大声回复着。

 

“……”

 

“好好好,我正好就在下面,马上就来。”谢于光三言两语说完,转过头对傅少顷道,“傅大少,我有一哥儿们在明珠塔上办生日趴,听说你也在,邀请你跟我一起去,怎么样?”

 

“不去。”

 

谢于光早就猜到他会这么说了,闻言,挑眉笑了笑,推开车门便潇洒的走掉了。

 

走了不远后,他回头看了一眼静静停在马路对面的迈巴赫62s,得意的掂了掂手里的车钥匙。

……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长按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