烫手的库存 大跌的钢价钢贸商:说好的大涨去哪儿了

我的钢铁废钢网2018-07-22 13:39:19




出于对2018年行情的看好,钢贸商在2017年底大举累库,造成目前仓库普遍爆满。业内人士认为,3月份钢材累积库存压力依然较大,消化仍需时日。

目前螺纹钢市场上,钢贸商正在新一轮供需错配的节奏中带着镣铐起舞。出于对2018年行情的看好,钢贸商在2017年底大举累库,造成了“仓库现在普遍爆满”的情况,同时使得囤货成本维持在4000元/吨-4200元/吨的高位水平。

无奈天不遂人愿,一边是库存的累积,一边是需求的延后,螺纹钢期现货价格出现断崖式下跌,将钢贸商推至了砍仓的边缘,而钢贸商踩踏又加剧了价格下滑的速率。业内人士认为,钢材3月累积的库存压力依然较重,消化仍需时日。

昔日香饽饽成烫手山芋

“今年1月钢厂价格和市场价格倒挂,导致贸易商1月份亏得很惨,2月份稍微好点,但由于2月份出货周期短,基本有价无市,一二月平均基本不赚钱。现在库存全在贸易商手里,钢厂库存没有压力,所以钢厂现在还在猛生产,甚至拼命拉价格,贸易商现在很惨。”上海地区一位钢贸商在中泰证券调研时表示。

其介绍称,仓库现在普遍爆满,杭州仓库至少需排队半个月,上海爆满,南京可能还有极少空间可以存放,整体情况不容乐观。贸易商年初加速囤货,赌年后的旺季行情,但目前库存非常高,有部分托盘商要开始砍仓。大型贸易商囤货成本在4200元/吨左右(不含利息,利息是每月1分2厘)。

钢贸商对螺纹钢后市行情的看好,使得2018年库存累积速度和量大超预期。

“贸易商乐观需求预期促其主动累库,拿货成本在4000元/吨附近。”广发证券分析师李莎表示。

根据Mysteel数据,从2017年冬储累计来看,时点是从2017年12月15日开始累计,连续十二周上升1192.09万吨至1967.08万吨,累计上升153.82%。

“目前库存统计上不存在权威数据,主要参考钢联和找钢网,但由于样本统计的不确定性,实际库存可能高于统计数字。”根据中泰证券调研结果,华东地区甚至全国普遍仓库爆满,历史上很少南方地区仓库高库存,但今年广州地区仓库均出现爆满情况(除惠州、东莞外均满仓)。

中泰证券认为,这从侧面反映了需求不好。此外,今年终端下游也留有部分库存,具体量难以统计,但比2016年和2017年高。目前从钢贸商到终端下游手中均有货,主要库存压力在钢贸商,唯一的利好是钢厂库存压力相对较小,否则钢价下跌更流畅。

库存累积的另一方面,需求却未见起色。

国投安信期货研究院黑色首席分析师曹颖表示,节假日、南方阴雨、返工慢,再加上部分地区限工令未解除等,共同导致了今年建筑工地对钢材的需求释放大幅晚于预期,这也是钢材贸易库存大幅累积、贸易商冬储预期落空的最主要原因。

资金链紧张增添压力

“冬储贸易商库存压力大的同时,还得面临一季度末临近的资金紧张,今年的托盘成本又高,因此,钢贸或矿贸当下的资金压力都较大。在这种需求真空期里,季末资金紧张,再叠加超高库存,直接导致黑色系期现货价格出现断崖式下跌。”曹颖说。

中泰证券表示,调研中,钢贸商普遍反映资金面紧张,今年托盘方账期缩短至60-65天(往年是90天),保证金按关系疏远从10%到15%、20%不等,利息一般每月1分1厘,少数高达1分4厘、1分5厘,年化利率逼近20%。账期到期集中在3月下旬,最晚3月底,大部分钢贸商囤货成本在4200元/吨。如果钢价继续下跌,托盘方资金紧张,钢贸商被迫面临降价砍仓局面。

北京三叶帆投资公司总经理此前一周点评称,1月底2月初上杠杆的钢贸商,账期时间大概就是3月底4月初,本周成交还不放量的话,下周钢贸商估计就要着急了,当前价格基本是钢贸商囤货价格,目前现货价格绷住不跌,就是因为钢贸商成本接近,抱团取暖,到下周终端采购一直不放量的话,到钢贸商的金融托盘接近到期,恐怕会有踩踏。

盘面上,3月以来,螺纹钢期货主力合约从4062元/吨的高位断崖式下跌,至今累计跌幅已达9.18%,截至3月19日,收报3651元/吨。

“市场普遍测算认为3700元/吨是钢贸商砍仓的底线,盘面或许表明,踩踏已经开始发生。”业内人士表示。

需求出现回暖迹象

“2017年10月、11月建材存在一波严重的供需错配,在产业链没有准备的情况下,钢价暴涨1000元/吨,这一波行情给了钢贸商对2018年很大的期待,所以钢价从5000元/吨很快跌到4000元/吨以后,钢贸商认为3月份可能会重复2017年11月的行情。春节前整体情绪乐观,一致看多,从年前到年后大幅囤货。”中泰证券表示。

目前同样是供需错配,只不过上次是需求大增,供应不济;而当下是供应大增、需求不至,错配的主角已经悄然对调。

西南证券分析师夏学钊表示,黑色系的龙头品种是螺纹钢,本轮大跌正是由螺纹钢大跌引领,而其大跌的原因在于供需面实际变化与市场预期存在较大偏差。首先,需求端启动慢于预期,今年春节晚于往年,按道理春节后下游工地需求复苏会较快,但实际情况是下游需求迟迟未见明显回升;其次,供应量超出预期,1-2月份处于“采暖季限产”区间,然而粗钢日产量却与非限产时段相差无几;供应增加超出预期、需求回升低于预期,理所当然的结果就是库存量增速远超预期,螺纹钢库存量3月份升至历史高位。

值得注意的是,上周需求有回暖迹象。光大证券数据显示,上周,唐山钢厂高炉开工率为55.49%,环比前一周上涨3.66个百分点。沪线螺终端采购量环比上涨33%。经销商钢材库存下降0.83%,其中长材库存下降0.69%,板材库存下降1.21%。

“工地需求上周开始启动,南方终端采购积极性有所回暖,但仍有较大上升空间。钢厂高炉依然维持低开工,且采暖季结束复产可能需等到3月底或4月初,所以钢材供应过剩最严重时期可能已过。但另一方面,钢材贸易库存压力高企,同比增幅高达28%,钢厂库存也有显著累增,所以钢材3月累积的压力仍是较重,消化仍需时日。”曹颖说。

兴证期货分析师李文婧表示,今年钢材社会库存较前几年高点都有所抬升。在上周见到库存高点以后下降速度较慢。说明随着电炉的投产和高炉的增产,高利润刺激了钢铁产量的增加。而需求在房地产新屋开工回落的基础上,增长并不明显。此前期待的旺季需求不如预期,预期落空后价格回落。目前电炉投产和高炉转炉利用废钢能力的增长,钢材供应紧张的局面预计长期得到缓解,未来钢材市场的长期矛盾转变成废钢供应和长期需求上。

“目前升至历史高位的库存量不仅仅是导致本轮下跌的诱因,也成为未来走势的压制因素。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2018年钢材需求不容乐观,而供应端的去产能进程也进入尾声,大的供需逻辑也不支持钢价再出现新一轮的趋势性上涨,起于2015年底的钢价牛市顶点或已确定。”夏学钊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