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园

申华2019-12-01 16:23:43

痴      园


我家楼上有一百余平方的露天平台,这些年我们弄了些花草,至如今也有点像模像样。我便为之命名为“痴园”。一是因为人“痴”。我这人生活随性惯了,看起来傻乎乎的,有点痴呆,尽干些“呆事”。记得我刚参加工作那年,到马安岭中学任教。一次将自己的一件白衬衣洗净后放到祠堂里的铁丝上去晾晒,忘了收。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发现铁丝上有一件干了的白衬衣,我想,是谁这么不理事,晒了衣服这么久也不收,遂拿了衣服挨家挨户去问,最后一老师一语点醒梦中人:“那衣服是你自己的!”弄得半点脸面都没有。还有一次,在浯溪二中教语文,午休后的第一节课,我匆忙间穿了老婆的衣服就往教室跑,因为两件白衬衣放在一起。到了教室后,学生们在底下窃笑,我瞪了他们一眼:“严肃点”,便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讲起课来,但总感觉不自在,总觉得衣服有点小,身体感觉有点躁热。从来没出现这样的状况,是不是天气太闷?回到宿舍才知道,原来是衣服穿错了!你说“呆不呆”?二是因为花“痴”。园中的那几盆三角梅,每到七八月便竞相绽放,红艳艳的一片,一个月也不凋谢,依然灿烂若霞,我每天晚上都要呆坐园中,静听花语,到12点后才肯入睡。这名字有点恰如其分吧?

建园之初,我们事先就作了筹划。先是请于师傅做了几个高20公分,宽40公分,长数米的不锈钢架,继而到蒋师傅那里买来瓷质花盆,又将进伙时候买的一盆非洲茉莉、一盆幸福树搬到楼上。外甥女婿搬家送来了两盆铁树、四盆鹅掌柴、2盆橡皮树、一棵小叶榕,后又从他姨妈家弄来了一盆三角梅。外甥女买了一盆兰草、一盆精致的榕树盆景。从正杰同学那里要了一盆小叶三角梅、一盆木槿。那小叶三角梅今年插枝,成活率很高,已经分出了数盆,长得特别茂盛。朋友黄勇平又送了我两颗罗汉松,我找来纤维丝,一番捆扎,给它造了型。今年,我又从苗圃里买了十余盆茶花、红刺木、黄杨木、米兰。女儿也从网上买了蔷薇、睡莲。林林总总,有了60盆之多,品种不下30种之多。钢架不够,夫人托外甥婿从网上买回了托盘,那东西实在好,既可固定,又可移动,很是方便。为了统一色调,又从网上买来仿青花瓷花盆,将泡沫桶和不合格的瓷盆全部换出来,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最难的是这些花木性格各异:三角梅越是夏天天热,长得越是茂盛,而山茶花则不能曝晒。榕树,鹅掌柴、非洲茉莉等热带植物又不耐寒,过冬成了大问题,不得已,又请人制作了一个不锈钢棚子,到冬天就将这些植物移进来,免了后顾之忧。

种花如育人,必须精心侍候。每隔一段时间,你得为它除草、松土、施肥、修枝。而浇水则更是每天的功课。下班回到家,我就到花园里先是打扫卫生,清除落叶和凋谢的花蕊,再给花浇水。浇完水后再将花盆一个一个移动、清扫、用水冲洗,最后再用擦布擦干,干完这些,需要将近两个小时。因为经常冲洗,前不久,我家平台上的下水管堵塞,买来通下水道的器材,也不好使,最后还是夫人有办法,从厨房里拿来一把汤勺,绑在木棍上,一点一点把泥沙从管子里舀出来,花了两个多小时,直到晚上12点,才将下水道打通。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今年我家园里的花木长得特别好。我痴情于那一片绿色,那一片灿烂。我为它们长出一片新叶激动不已,我为它们绽放第一束鲜花欣喜若狂,我也为它们枯萎焦黄而内心不安。它们都是我生命的存在。我常常倾听它们的心语,也常常与它们进行心灵对话。它们都是孩子,需要阳光、需要雨露。我也静静享受它们给予的回赠:绣球花开了!一枝独秀,圆圆的,像个绣球,白色的、紫色的、红色的花蕊相杂其间,甚为可爱。茉莉花开了!小小的、白色的花瓣、清香可人。米兰花开了!星星点点、如梦似幻。三角梅开了!满树红花、如云似霞,是那么的热烈,又那么的奔放,真是醉煞我也!

徜徉在花木丛中,闻花香袭人,观云卷云舒,看祁城似锦,心内澄澈,一片明亮。朋友说,你这里环境很好,坐在这里喝喝茶、扯扯胡子,赏赏花木,风轻云淡,赛过神仙!我想我现在也是仙人了!看来“痴”人不“痴”。

欢迎朋友们来我家“痴园”坐上一坐,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