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羞辱,他开价百万才肯出手救人,却在救人后拒绝收钱~

枕边私塾2018-06-04 15:51:48


第5章 你不要过来 

第5章 你不要过来


电梯晃了好一阵这才稳下来。

林小鹿抹了抹额头上吓出来的冷汗,抬手去按电梯的按键,没有反应,按了半天都没有任何反应。

“不是吧?我不会这么倒霉吧?”林小鹿欲哭无泪。

她明明没干什么缺德的事,怎么就碰上电梯故障这种倒霉的事了?

摆弄着手机,想要打电话救助,可点开屏幕后发现手机竟然没有信号。

就在林小鹿盯着手机发愣的时候,电梯的门缓缓地开启。

林小鹿双眸一亮,以为自己得救了……

可当她看清站在电梯门口的男人是谁时,她精致的一张脸寸寸苍白起来。

“你,你怎么会……”怎么会在这里?

电梯明明都降到3楼了,眼看她就能成功离开,却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能操控电梯,在这么紧要的节骨眼上将电梯拦截在3楼,他到底是怎么知道她乘搭这一部电梯的?

要知道帝帆酒店可是有好几部电梯的,而她还为此绕了离3288比较远的一部电梯。

能这么精准又及时地拦截她,除非他看过监控……

帝帆酒店是近两年出现的六星连锁酒店,短短时间就遍布全球各大发达国家,没有人知道帝帆酒店背后真正的主人是谁,但都深知其背景雄厚,无人敢招惹。

这样的酒店监控绝对不是说看就能看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很惊讶?”

季曜珉身姿慵懒地站在电梯门口,薄唇微勾似笑非笑,可眼底却无一丝一毫的笑意,冷冽得紧。

刚才如果不是他闪得快,估计不只是被泼了一身酒那么简单。

玻璃洒瓶这么砸下来,他多多少少都会被碎片刺到,敢这么对他动手,这女人真是胆大包天!

林小鹿心弦蓦地一颤,“你……你不要过来……”

心底非常后悔刚才自己的冲动行为,其实只要她稍微冷静一些,根本不会闹出这么一出乌龙。

好友苏妡的男朋友她虽然从来都没见过,可按苏妡的描述,她男友只是一般的小开而已,哪里会拥有这么憷人的强大气势?

还有3288的总统套房,只要她稍微留心,根本就不可能弄混……

男人缓步朝她迈来,漫不经心的步调,从容优雅,气度睥睨,仿佛主宰一切的暗夜帝王。

“现在知道害怕已经晚了,敢对我泼酒,你绝是第一个,也将会是……最后一个。”

他的声音寒凉,无端的让人心弦绷紧。

最后一个?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个男人该不会真的要在电梯里杀了她吧?

电梯的门缓缓地关上,狭小的空间内尽是男人冷冽的气息。

林小鹿感到窒闷,恐惧在心底蔓延。

“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刚才已经打电话通知我朋友了,只要我十分钟之内没有安全离开这家酒店,我的朋友就会帮我报警……”

“报警?”

季曜珉嗤笑,似是在笑话她的天真。

“胆子这么大,我现在又开始怀疑你的身份了,你说我是不是该做些什么才能让你老实交待呢?”

他邪肆地说完,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做工精湛的手枪。

枪口指向林小鹿,看着她因惊恐而瞪大的眸子,他勾唇邪魅一笑,枪口贴向她的领口,沿着她喘息起伏得厉害的领口滑了进去……


第6章 后果很严重

第6章 后果很严重


“……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人。”林小鹿都快要急哭了,声音带着颤意。

冰凉的枪口让她遏制不住地泛起了战栗,特别是隔得那么近,男人邪肆的危险感几乎让她透不过气来。

这都什么人啊,说掏枪就掏枪,他该不是黑帮的吧?

她一直都听说M国治安挺乱的,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枪击事件,没想到这种倒霉的事情让她碰到了。

她才20岁,大学都还没有读完,人生正是最美好的年华,她舍不得死!

季曜珉深邃如海的黑眸紧锁在她身上,见她害怕得声音都颤了起来,他的黑眸眯了眯。

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原来也是知道害怕的,他还以为她天不怕地不怕呢。

“既然害怕了,那就乖乖回答我的问题。”

说话间,他手中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枪口暧昧地划过她的白嫩的肌肤,惹得她的身子一阵又一阵战栗,他贴近她,矜贵俊美的脸庞却丝毫不带任何绮念,有的只是戏谑,空洞且冷。

这个混蛋!

男人轻浮暧昧的动作让林小鹿心中气得要命,可在枪的威胁下,她是敢怒不敢言。

她垂了垂眸子,尽量不去看男人邪魅的那张脸,她怕自己再看下去会忍不住一拳揍过去,实在是太可恶了!

“你说,我保证知道的都回答。”她闷声道。

季曜珉将枪从她的领口抽了出来,枪口改而挑起她的下巴,黑眸半眯锐利地紧锁在她那双犹如小鹿般惊颤的眼睛上。

林小鹿有着一双很漂亮的眼睛,从小到大她的眼睛收获了无数的夸赞。

她的眼睛很大,清澈得像被雨后的泉水洗涤过一般,乌黑分明,明亮有神,睫毛又长又翘又浓密,此刻因为害怕,她的睫毛颤动得犹为厉害,也显得特别的脆弱无辜。

季曜珉怔住了,盯着她的眼睛渐渐出神。

像,太像了,如果不是他很清楚秦深深在墨御霆的身边活得很好很幸福,几乎都要以为她的这双眼睛就是从秦深深的身上移植过来的。

不过细看的话,还是区别很明显的。

秦深深看他的眼神从来都只有戒备与憎恶,甚至于后来她恨着他。

而眼前这双眼睛虽然在害怕,却没有针锋相对的憎恨与厌恶,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羽毛一般拂过了他的心尖,冷硬已久的一颗心酥麻了一下。

季曜珉的黑眸骤然地深沉起来。

也许,这个女人的出现,是老天对他的馈赠。

在他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在他急切地需要一个孩子延续生命的时候,这个眼睛与秦深深很神似的女人出现了……

林小鹿被他看得头皮阵阵发麻,心底涌起一股怪异感。

这人似乎真的把她错认成什么人了,一次也就算了,可接连两次都盯着出神,难道她长得跟他重要的人很像?

不不不,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林小鹿在心中告诫自己,她要是想要逃命,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趁他发愣赶紧夺下他手中的枪……

林小鹿紧张得掌心里全是冷汗,机会只有一次,如果失败了等待她的绝对会是男人的怒火,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事实上,林小鹿成功了,她夺枪的速度很快,在季曜珉还没有回神的刹那便将手枪一把抢在手中,枪口指向他,“手,手抬起来,不许动。”

第一次握枪,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

哪怕林小鹿极力地控制自己,可握枪的手仍是抖得厉害,好几次没差一点扣动板机。

季曜珉的神情黑沉得有些吓人,高大挺拔的身躯尽是萦绕不散的低气压,狭小电梯里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冰冷起来,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朝林小鹿逼近,黑眸阴鸷,“我说过我的耐心很有限,女人,你的再三挑衅让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第7章 好友的算计

第7章 好友的算计


林小鹿心脏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剧烈地狂跳过。

“站住,站在那里不许动,不然……不然我开枪了,我实话告诉你,我可是练过射击的,很厉害的那一种,百分百中。”

紧张过度的林小鹿开始有些急不择言了,她连真枪都没有摸过,哪里练过什么射击?

难为她面上还能维持镇定,换作一般人也许真的被她表现出来的镇定样子唬过去,但这并不包括季曜珉。

“百分百中?这么厉害,我倒是很想亲自见识一下。”

他微眯着黑眸,邪肆而危险地锁在她脸上,性感的薄唇勾成孤冷的孤度。

林小鹿面如土色,僵硬的背脊早已贴在冰凉的金属面板上,退无可退。

冷汗不断地从她的额头滑落,眼睁睁地看着男人笼罩下来。

她嚅着唇,在他凛冽的气势下,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属于男人的炙热气息扑鼻而入,暧昧又危险,她的呼吸不禁急促起来。

季曜珉将她的惧怕看在眼底,他蓦地朝她伸出手,动作优雅而利落地夺下她手中的枪。

修长的指尖扣在扳机上,灵活旋转。

枪在他的指尖仿佛被附予了生命,炫丽的一翻动作看得林小鹿目瞪口呆。

“呵……”他勾着唇发出一声短促的嗤笑,黑眸扫过她表情丰富的小脸,“真蠢,下次拿枪威胁别人的时候,记得先把枪上膛了。”

林小鹿:“……”

她嚅唇想要出声说些什么,可身体却在这时升起了一股无力的酥软,像是被抽离了力气,身体一晃,旋即昏了过去。

一只手及时地搂在她腰上。

季曜珉看着晕倒在怀里的女人,那双狭长的黑眸愈发深邃慑人,像是能把人吸进去。

……

距离帝帆酒店并不远的中心广场。

17楼,巨大的落地窗前,一名身姿秀丽的女子静立在那里。

这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前不久给林小鹿打电话的苏妡。

她双眸红肿,目光复杂而又悲痛地盯着对面的帝帆酒店,握着手机的手非常用力,用力到关节都泛着微白。

“小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出卖你的,我只是……我只是为了救我妈而已,小鹿你那么仗义,我想你肯定会原谅我的,用你的第一次换我妈一条宝贵的性命,其实这并不吃亏不是吗?”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犹豫了许久才摁下接听,“喂……”

“喂个屁,苏妡你个贱人,你答应的帮我把林小鹿骗到2388号房来,人呢?你告诉我人死哪去了?敢耍老子?老子弄不死你,你妈的病也不用筹钱来治了,等着替你妈收尸吧!”

眼看着男人就要挂断电话,苏妡急了。

“刘少,您误会了,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耍您啊,我真的按您吩咐的去办了,就在前不久我将你给我的那包药让人下到林小鹿的佐餐酒里了,我很确定她喝下去了,我,我也按您的吩咐将她骗到帝帆酒店,只是……只是她记错了房号,去了3288的总统套房,刘少,我真的没有骗您,不信您去查……”

“我会去查,苏妡,要是你敢耍我,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不敢不敢,刘少……嘟嘟!”

看着被挂断的手机,苏妡害怕的颤抖个不停。

刘勋,B市市长的独生子,出了名的纨绔子弟,风流成性,阴险狠毒,没有人敢得罪他。

半年前,他看上了林小鹿,想方设法的想要睡林小鹿,林小鹿这次来M国就是为了躲避他。

刘勋知道后又气又不甘,对林小鹿也不再客气,从而采取了阴险的手段,打算在M国把林小鹿睡过够,然后拍下她的裸照放到网上去,让林小鹿身败名裂,彻底的毁了她。

苏妡是林小鹿在B大的室友,她的母亲前不久查出白血病,需要换骨髓。

对于尚在读大学的苏妡来说,那是一笔天价,她根本付不起高昂的手术费。

她去找男友救助,可男友一听说要掏上百万的治疗费就将她拉黑了。

就在她绝望无助的时候,刘勋找到她,告知只要帮他将林小鹿骗到手,她妈的手术他全部包了。

也不管她答不答应,刘勋就派人将她妈接走了……

一边是在大学相交两年的好友,一边是自己的母亲,苏妡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地就同意了刘勋的条件。

苏妡看着窗外璀璨繁华的夜景怔怔出神,内心恐惧的同时也有开始埋怨起林小鹿来。

在她看来,如果不是林小鹿三番四次地拒绝了刘勋的追求,让刘勋颜面扫地,刘勋根本不可能劫持她妈妈来要挟她。

刘勋这个人虽然脾气差了点,但身份地位摆在那了,想要攀上刘勋的女人多不胜数。

林小鹿只是长得漂亮读书厉害而已,也没听说她说过家里有什么背景?

估计也就比她家稍微好上一点,搞不懂林小鹿哪里来的底气敢惹刘勋生气?

现在弄成这样,也不知道刘勋会不会真的对她跟她妈妈动手?

想到心狠手辣的刘勋,苏妡心中愈发不安起来。

不行,她必须要赶在刘勋还没有彻底的发怒之前找到林小鹿,不惜一切代价把她送到刘勋那里去……

苏妡不再迟疑,转身离开了中心广场,朝着对面的帝帆酒店跑去……


第8章 醒来

第8章 醒来


翌日。

阳光透窗而入,洁白的大床上,一名女子静躺在那里。

长长的头发慵懒地散在枕头上,白皙精致的小脸在晨曦的光线下仿若镀了一层细碎的金光,清丽又明艳,恬静而姣美。

眉心轻蹙,林小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陌生环镜,让她有些怔愣,这是哪里?

房间很大,装潢低调奢华,淡灰与浅粉的色调交织在一起,很舒服很温馨的搭色,处处透着细致与用心。

这不可能是酒店的房间,这里到底是哪里?

林小鹿揉了揉有些昏胀的太阳穴,努力地回想……

是了,昨晚她接到苏妡的电话去了酒店捉奸,然后整出了一场大乌龙,惹到了一个不该惹的邪魅男人。

在电梯里,她还被男人拿枪威胁了,再之后……她就没什么记忆了。

是谁救了她吗?

还是说……她昨晚昏迷过去后被那个邪佞的男人趁虚而入了?

想到这里,林小鹿大惊失色,连忙扯开被子,当看到自己身上仍旧穿着昨晚的衣服之后,她微微地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仍是不敢彻底的放下心来,翻身下床去了一趟洗手间。

在洗手间内,林小鹿一番自我检查之后才彻底的松懈下来,她还是处子之身,没被人白占便宜。

拧开水龙头洗了把脸,她才走出洗手间,这时,有敲门声响起,林小鹿紧张起来,“谁?”

“小姐,打扰了,我是这里的佣人,我来给您送衣服。”

听到说话的是女人的声音,林小鹿如释重负。

“门没有锁,你进来吧。”

年长的女佣端着托盘,托盘上正整齐着摆放着连衣裙跟贴身衣物,价值不菲。

“小姐,这是先生让我给您准备的换洗衣服,小姐您可以先去洗梳一番,等下先生与您共用早餐。”

林小鹿蹙眉,“请问这里是哪里?你口中的先生是谁?我认识吗?”

“这里是先生的私人庄园,先生是这里的主人,时间不早了,小姐您还是先去梳洗吧,别让先生久等了。”

女佣嘴巴紧得很,林小鹿见问不出什么,索性也不再问了。

接过女佣手中的衣服,转身进了浴室。

浴室内洗护用品一应俱全,一番梳洗,让她舒服了不少。

低头看着身上这一身合体的香奈儿,她不禁越发好奇佣人口中所说的‘先生’是谁?

为什么会知道她的尺寸?甚至于贴身衣物的尺寸都如此清楚?

想到这些,林小鹿一阵不自在,她拍了拍脸颊,这才拧开浴室的门步了出去。

“小姐,请跟我来。”女佣见她出来,微笑着示意她跟上。

“等一下。”林小鹿叫住她,“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包包,宝蓝色的,大概这么大的一个挎包?”

她向女佣比划着包包的形状,大小。

包里有她的手机,护照,驾照,钱包身份证银行卡信用卡等等一系列非常重要的东西。

她现在应该还在M国,这些东西丢了那会非常麻烦。

“小姐您放心,您的包先生让人妥善收起来了,您包里的东西保证无人敢动。”

听到这里,林小鹿微微放下心,“谢谢。”

佣人在前面带路,林小鹿跟在后头,这幢房子的奢华程度,令她咋舌不已。

过道里,无论是墙上的名画,还是悬挂的装饰,无一不是价值连城的古董,就连铺在地上的毯子也华丽得过份,竟是纯手工的绣品!

越看越心惊,林小鹿秀气的眉头也不知不觉地蹙了起来。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她不禁想到了昨晚那个邪魅入骨的男人,会是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