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桥,一个被游客低估了的江南古镇

常州生活志2018-07-02 17:16:09


“东边牛来连,西边马来连,张家大姐家来连。戴格嗲花?戴格草花。牛虻踏煞老丫,老丫告状,告着和尚,和尚念经。念着观音,观音射箭,射着河蚬……”才进杨桥村,便听到阵阵歌谣。




水网交织,石桥处处,河中有条破旧木船,大叔正在修补;临河开辟的菜园种满了油菜花,偶尔传来几声鸡鸣狗叫;安静的道路上没有多少汽车鸣笛声,街头十字路开着理发店、自行车修理行...


卤菜店门口长椅上晒满青菜,酒坊里叫卖着老酒;老爷子坐在摇椅上晒着太阳,闭目养神;老太围坐石墩,说长道短;村民肩扛着锄头,带着落日余晖回家去;三三两两的孩童在亭里嬉戏,阿姐吴侬软语唱着歌谣......


现如今的杨桥,是这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杨桥位于太湖、滆湖之滨,距今已800年历史。走进古镇,仍见黛瓦粉墙砖木砌,雕花窗棂板排门。


相传南宋时,杨桥人把一棵大杨树砍下来,建成一座杨树木桥,故称“杨桥”,进而把整个街市也称为“杨桥”。


村庄三面环水,因水而生,依水而建,水系把古街、古宅、古桥连接在一起。张仙浜、朱家浜、观音浜,南杨桥、东虹桥、西虹桥、庄基桥,杨桥北街……桥梁、街市构成杨桥的全部。


据杨桥地方志,南杨桥当时作为武进南门的门户,有“介宜阳之邑,通南北之衢”之称。杨桥商贸经济兴于明清、鼎盛于清末民初。



元末明初时,一条杨桥街,有戏院,茶馆、酒楼、当铺、饭馆、绸布庄、南北杂货、国药、木行、竹器、银匠店、肉庄、糟坊等各行各业商号店铺400多家,商贾云集、贸易发达。每天,常州、无锡的船只往来,千余米的石驳岸壁间,牛鼻孔系缆石上拴满了大小船只。到了清代中期,杨桥成了江南行省常州府西南部的重镇,数万人居住于此,舟船迤逦,一河渔火,十里歌声,被称为“太湖首镇”。


时过境迁,漕河改道,常漕公路开通。杨桥的发展慢了下来,但这里一直保持着“三浜四桥环五街”格局。曾有500余间、1.3万平方米的明清、民国传统建筑,千余米完好的石驳岸,一纵多横“丰”字形的街巷体系。


老街宽不足2米,“人字形”青砖铺设,一条主干道从南到北蜿蜒,多条巷弄向外延伸。街头最窄处称为“一线天”,道路两侧多是石砖砌成二层小楼,中式花窗用竹竿半撑开,门头雕花,外加上了铁锁的木门。


踏入古街,一股霉味扑鼻。这里已鲜有人烟,老街更像是被村庄拥在怀中,不被外界打扰



杨桥每年二月初八的庙会比春节还热闹。庙会有各种各样的文化活动,还有非遗项目调犟牛、调三十六行、杨桥捻纸等民俗节目。“走会”是庙会中最热闹的环节,老百姓会在街道上虔诚的摆满水果、香烛和锡箔折成的元宝。


杨桥有个传统,过年一般家里都不宴请宾客,要到二月初八这天才会大摆酒席,把所有的亲朋好友都邀请过来吃上一顿。老太爷乐呵呵的说:“前两天的庙会热闹的哟,不仅有各种各样的表演,还能看到炉灶边忙得满头大汗的乡村厨师,手捧托盘穿梭各家宴席之间的传菜师傅。我儿子在二月初八这天要烧三个人家的午宴,共18桌。”


“过年倒没什么生意,二月初八平均每户人家要摆七八桌宴席。这条街上像我儿子这样的厨师大概有二十几个,每个厨师至少要烧两三家。每家每户都会把周边的亲戚喊来,开个流水席。一年到头能聚这么一次,不容易啊。我们老杨桥人觉得庙会比过年重要,杨桥庙会也比过年热闹多了。”



如果说庙会、捻纸是杨桥人的文化习俗,而撑船则是千百年来老杨桥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杨桥水网交织,它的自然环境决定了杨桥人的生活。人多田少,水路发达,自然杨桥头船成为这里的主要交通工具。“从前,杨桥人不管男女,都会摇船、撑船。”


老人慢悠悠的说:造船这门手艺,也是杨桥人的特长。杨桥头船又叫“羊角船”。因为它与其他苏南商船不同,杨桥头船造型奇特,船头两侧各有一只尖角伸向前方,因而又名制造杨桥头船,必须选用上等木料,从船头到船艄要用通条长杉木,中间不能拼接,船的中舱底部由三块板料铺成,每一块长度至少1.8米。”


杨桥的青年大多外出工作,留下的老人守在这一砖一瓦间,细细诉说。


编辑:长生         

摄影:笪振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