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即使做小三,也极具摧毁力

航空微读2019-09-02 15:07:32
文/王涌  

摘要

大学管理是耗损型管理,我们空姐管理是增值型管理。空姐在苍穹航空公司,虽被严格管理,但经受优良训练,苍穹空姐将获得责任感和宽容心,还有迷人的微笑和优雅的气质。每一次航行就是一次梦想。离职后,在其他行业极具竞争力,即使做小三,也极具摧毁力”。


小米总是苍穹航空公司的执行总裁,每每一起闲聊,我总是有收获。

苍穹航空公司约有五千名空姐,个个美丽动人,妙曼生姿。我对小米总怀有深深的神秘感———他是如何管理五千名空姐的。


一日酒后,向他问起,他笑曰:“不难,以女制女也”。


他说:“男人不能直接管女人,因为十分的不便,恕不赘言。最好的办法是,选拔一批大姐大,管五千名空姐。女人管女人,一眼穿心,明察秋毫”。


我继续问:“那你直接管大姐大?”


小米总说:“我无暇管,还需再找一个男人管大姐大”。


“可任命该男为副总,但他的老婆必须是乘务长。用意在于:他老婆本身就是一个情报网络的枢纽,姐妹们嘴无遮拦,信息灵通,渠道四通八达,畅快无阻。他老婆熟悉业务,还可向他建言献策。再者,如果他对漂亮空姐垂涎三尺,有他老婆制衡,也无从下手,一有风吹草动,老婆耳目多,很快就可抓获,无须公司领导出面,即可平息。”


聊聊数语,我听了,如天方夜谭,如醍醐灌顶。此谋怪异但精妙,男主管的老婆充当了三个角色,一是情报部长,二是参谋部长,三是纪检组长,三位一体,却不费任何制度成本,堪称管理学的优秀案例。

小米总对我的圈子也有神秘感,他问:“大学有上千学者,个个都是牛鬼蛇神,追求精神自由,个性张扬,指点江山,管理难度必然超过空姐?”


我说:“不难,有职称制之”。


“大学将学者分为教授和副教授两类,教授名额极少。每年评定一次,仅扔几块骨头,群儒争抢,斯文扫地。每年羞辱他们一次,数年下来,锐气耗尽,内讧纷起,伤痕累累,何谈精神自由,个性张扬,指点江山?”


“教授再分等级,四级、三级、二级、一级,让他们为名分奋斗终身,哈哈”。


小米总是聪明之人,听我一言,就明白了七分,他叹曰:“哦,学者乃好名之徒,名分是命根,握其命根,诱之以名,废其野性,如笼中之鼠,则可制之,妙哉!”。


“但此法不适用空姐,空姐青春稍纵即逝,空名不足诱之,唯有机会与薪酬”。


“看来,你们大学管理是耗损型管理,我们空姐管理是增值型管理。空姐在苍穹航空公司,虽被严格管理,但经受优良训练,苍穹空姐将获得责任感和宽容心,还有迷人的微笑和优雅的气质。每一次航行就是一次梦想。离职后,在其他行业极具竞争力,即使做小三,也极具摧毁力”。


小米总毕竟是融通之人,言毕,他又咀嚼玩味大学管理之道,恍然开悟:“用意深也,学者不指点江山……江山幸事矣。”



来自中国学者





空姐的一天:你不知道的那些事儿


郑璇 吴嘉裕(南航)


  凌晨4时40分,闹钟准时将我叫醒,终于有机会飞一班德里了。于是我很快收拾好自己准备出发,今天特意涂了红彤彤的腮红和唇彩,我知道印度人民喜欢这样的打扮。航前协作后,向CZ3027出发!


  清晨6时50分,“姑娘们,旅客们来啦!”主任乘务长一声令下,还在后厨房准备饮料车的我们纷纷放下手里的活儿,整理一下仪容仪表,准备迎客。随着旅客的入座,我们服务旅客的“战役”也悄然打响……


  7时15分,“叮咚、叮咚”。客舱里呼唤铃此起彼伏,犹如一场交响乐。仅仅几个来回,我们就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7时50分,“叮咚、叮咚”。飞机刚起飞没一会儿,呼唤铃又响了,是旅客想要毛毯了。可是飞机上配备的毛毯数量有限,30条毛毯已经发完了。我赶紧告诉主任调高空调温度,等飞机稍微平一点了,又再一一向旅客们做好解释工作,告诉他们温度已经调高,再等一会儿就不冷啦。


  8时05分,一切准备工作完毕,我在后服务台摆饮料车。突然一个印度中年男子跑过来,气愤地说:“我都找你们要过两次毛毯了,你们却老让我稍等一会儿。”正巧一位男青年上厕所路过,听了我们俩的对话后笑了一下,把自己的毛毯“捐”了出来。


  8时25分,最考验智商的一场“战斗”打响:全机共85份特殊餐,在可以放十四层餐食的餐车上,分别放了四层“亚洲素食”、三层“印度餐”、两层“穆斯林餐”、一层“西式素食”和四层普通餐。


  8时30分,正发着餐,突然觉得餐车被绊住了,我一看,展开后长达1.8米的特殊餐单一不小心被餐车轧到了。我笑着向旁边的旅客们解释,一旁的旅客也被我们的窘境逗笑了,帮我把餐单“拽”了出来。


  8时45分,经过20分钟的努力,这五大类共85份餐食,正确无误地“躺”在各位旅客的餐桌上。坐在最后一排的旅客在我第41次弯下腰拿餐的时候,小声告诉我:“You did a good job!”


  11时45分,在机组休息室补眠完毕,我开始值最后一班。航班已经飞了4个多小时,旅客们又开始饥肠辘辘,纷纷跑到后舱要饮料和食物。他们想到了很多飞机上没有的食物。“唔……你们有碎坚果仁吗?”“你们有西梅吗?”“有冰淇淋吗?”


  11时50分,食物大生产运动就此展开。我们告诉他们“我们没有那些,但有黄油和面包”。随后,考虑到长途飞行的旅客这时候也许口渴了,我们赶紧又用大托盘送上果汁、茶和矿泉水,并配上奶包糖包。


  19时40分,飞完这班德里来回程,落地已是天黑。我的一声“再见”与微笑,换来旅客真诚的“谢谢”“Merci”“Thank you so much”,这是一天当中最幸福的时光。


风雪后起飞:伴你回家


  许星如(厦航)


  在我今年刚刚踏入厦航成为一名乘务学员时,就迎来了一年一度中最忙碌的春运。


  2月6日7时30分,我像往常一样执行航班任务,MF851郑州—厦门的航班也如平日一样,是满满的旅客和行李。数客时,我看着一个个陌生的面孔从我面前走过,有的满心欢喜,应该是要与家人团聚;有的一脸倦容,似乎手中的小包都如巨大的秤砣,丝毫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提起。我上前扶了一把,无意中看到布满血丝的双眼,突然明白昨日的大雪让这些旅客在机场待了整整一夜。


  7时50分,“舱门关闭,乘务员就位,滑梯预位”。乘务长广播时,我看到前后座的几位旅客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终于可以早点回家了,我要好好地睡一觉,昨晚被吵得没睡好”。2月5日,郑州机场2000多名旅客滞留候机厅,机场间断性的关闭了3次。


  8时15分,飞机刚刚到了巡航高度,我们开始整理餐食饮料。当我拉出餐车,一路望去,却发现有很多旅客的腿都伸到了过道上。仅短短的十几分钟,他们睡得那么香、那么沉,这一定是一夜没休息好的缘故。


  8时30分,我给一个8岁的小男孩发放儿童拼图说:“这是我们公司给小朋友准备的儿童玩具,来,送给你玩!”旁边坐着的妈妈立马坐直了身子对着儿子说:“看,姐姐给你的拼图,快拿着吧,快谢谢姐姐!”这位妈妈一脸欣喜,小朋友也是惊喜地看着我,我也十分开心,心中不免在想,小小年纪的他又是如何与妈妈挺过昨日的等待,这应该是他从昨天到现在收到的第一份让他开心的小礼物吧。


  在闲暇时与这位妈妈聊天时得知,小朋友名叫笑笑,昨天是笑笑奶奶的70岁大寿。由于暴雪,航班大面积延误,他们从昨天上午就赶到机场,而得知的是一个又一个不能登机的消息,直到最后机场关闭,就这么错过了奶奶的生日。电话中,老人泣不成声,可嘴上却一直念叨“平安回来就好”。我也想起了自己的奶奶,过年时,她在电话里告诉我:“伢伢,今年压岁钱给你留着,明年一定要回家,奶奶想你了。”


  9时55分,航班在厦门落地。下客后,我和笑笑留了影,他踮起脚尖偷偷在我耳边说:“姐姐,我以后一定要收集厦航所有的儿童玩具!这个拼图我要留着,下次你就记得我啦,到时候别忘了我的玩具哦!


新空姐的第一天:小状况不断


  刘娆(东航)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我首飞的那一天。飞行前,作为新人要与自己的带飞师傅联络,而我的师傅除了嘱咐我带好必备的服务手册和乘务员手册,以及训练合格证外,还叮嘱我千万要带上围裙、鞋子等。那次,我一晚上都没睡好,就等着第二天赶快执飞我的“处女航”。


  7时30分,闹钟还没响,我便迫不及待地起床洗漱、整理、化妆,提前50分钟就出门了。可走到一半,突然想起忘带外套了,连跑带颠儿地折返,本来绰绰有余的时间,被我这一折腾,到会合的时间刚刚好。师傅给我上的第一课就变成了关于时间观念的重要性,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我们的工作不像其他工作,飞机可是不等人的。接着,师傅考了我一些简单的应急设备,对我的情况大致摸了摸底。从她的表情上来看,对我还是很满意的。


  9时45分,在离准备会召开的时间还有一刻钟时,师傅就催促我进准备室了。她说,无论将来你晋升到什么级别,都要提早到,这是对别人起码的尊重,并且对每位进来的人要点头微笑并问好,这是作为一名服务人员该有的基本素养。准备会很快开始了,乘务长从安全讲到服务,面面俱到,最后不忘叮嘱我不要紧张,遇到事情可以找师傅和她。


  10时30分,大家通过安检来到飞机上。那天我执飞的机型是最新引进的空客A330-300。当时,我还没见过这样庞大的飞机,不由得惊叹起来。师傅推推我,叫我赶紧工作,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先是检查应急设备,然后向师傅汇报,接着点机组餐,分发机组点心,忙得我头昏脑涨。旅客登机了,我忙着引导客人上机,疏通过道;而对于要毛毯、枕头的旅客,我返回服务舱取来。这些看似简单的事情,忙得我不亦乐乎,还没起飞就已满头大汗。


  12时,起飞后,小状况更是不断出现:给了这位旅客花生和饮料,却忘了另一位旅客的花生,旅客问起来,我的脸涨得通红,连说“不好意思”。旅客看着我胸前的实习生牌子,只得无奈地笑笑,最后还不忘鼓励我:“小姑娘,慢慢来,谁都有第一次的时候,慢慢就熟悉了。”多么简单而朴实的一句话,却给予我莫大的鼓励。后来,我又把饮料不小心溅到了旅客身上,当我正准备拿纸巾给他擦拭时,他却递给我一张纸巾,还有一抹淡然的微笑。


  22时30分,一起一落很快就飞了3段航班。就在我人困马乏,准备迎接最后一段挑战时,却迎来了流量控制,刚开始旅客还表示理解,后来便渐渐不耐烦了,有的甚至大发脾气,我们也只好在客舱里反复解释。终于熬到起飞,我已经是筋疲力尽了,送饮料时竟然把雪碧可乐说成雪乐可碧,让旅客忍俊不禁。


  凌晨1时,工作结束,坐上机组车,才有机会叹口气感叹真辛苦!不过,这就是工作吧,痛并快乐着,不是尽力而为,而是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