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还有你》幕战北 沈余 全文已完结 在线阅读

小说大书包2018-12-05 17:35:53

第一章:求你让他活下来

发布:3天前 | 987字-A+A 

“看在这个孩子叫你一声父亲的份上,求你让他活下来,好不好。”

“不行。”

医院门口,大雪纷飞。

沈余抓着慕战北的手臂,她很瘦,但有孕,已经七个月了。

“孩子已经有心跳了,引产的话,仪器会刺破他的脑袋,搅碎他的四肢……”

沈余话还没有说完,男人回以过来的是比冰雪还冷酷的眼神。

女人冻红的手指从男人的手臂上一根根收了回来。

沈余知道他并不在乎。

她呆滞地一步步向后退去,浑然不知自己走到了大马路上,一辆车急速驶来,车头正面撞上她,咚的一声巨响——

消瘦的身子从车身上飞速地滚了一圈,重重撞击在车道上,沈余护着肚子蜷缩在雪地里,不远处她好像听到了男人撕心裂肺的喊叫。

她笑了笑。

一定是快死了,出现了幻觉。

鲜红的血浆像止不住的潮水一般从她的身体里溢了出来,染红了一片纯白的冰雪——

沈余被救入急症室的时候,强光照射进她涣散的瞳孔,手术门打开的同时,她听到了男人清冷的命令,“大人和孩子都不要,摘掉她的心脏。”

这才像是幕战北会说的话。

沈余安静的闭上双眼。

手术台上,锋利的手术刀刺入她隆起的小腹取出一具血淋淋的遗腹子,然后又刨开了她的胸膛,拿走了还在跳动的心脏。

沈余死了。

她不怨也不恨。

眼泪安静地从眼角流淌下来。

她是罪有应得。

她抢走了姐姐心爱的人;

还拿走了姐姐的心脏。

现在他都拿了回去,她就不再欠他了。

只是有一件事,她还没来得及和他解释,她真的不是撞死姐姐的凶手,真正的凶手是……

“唔唔,热……唔唔……”

沈余难受的扭动,浑身热得她不停扯开自己的衣服。

黑暗里,有人压在她的身上,耳边是一道道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男人?

怎么会有男人?!“幕——”战北?!

沈余睁大眼睛,吓得立刻推开他。

她仓皇地从床上逃了下来,浑身衣衫不整,男人也和她一样,衬衣大开,裤头已经松解……

这情景为什么像极了三年前那个意外的晚上?!

她被继母下了药送上幕战北的床,然后……

不对!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难道是幕战北还没有惩罚够她,故意在整她?!

想着,沈余心脏处狠狠抽痛。

她想起来自己被开膛破腹,她的心脏都被拿走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她颤抖的右手抓着被撕破的衬衣,令她惊恐的是胸膛里面竟然还有着心脏的跳动?

这到底怎么回事?!

混乱之间,男人靠近过来,沈余下意识地大喊起来:“不行,我被下了药,你不要靠近过来。”

幕战北眼神里都是鄙夷。

穿得衣不蔽体躲在他的床上,还在他的酒里下药,“雪雅怎么会有你这样不知羞耻的妹妹。”

幕战北抓起沈余的手臂一把将她扔上床。

第二章:你别……出去

发布:3天前 | 1063字-A+A 

幕战北暴怒的样子和三年前的那个晚上一摸一样。

那天晚上,继母非但对她下了药,还买通了酒店的人员在幕战北的酒里下了药。

他一直误会是她对他下药,厚颜无耻的爬上他的床和他发生关系。

沈余想不明白,为什么她已经死了,却又重新回到了三年前?

莫非她……重生了吗?!

“对,是我不知廉耻,我认错了……都是我的错,请你不要碰我。”

沈余哀求着。

如果老天真的让她重生了,她不能让错误再次发生。

如果他们在这里发生了关系,那她就会怀孕……

“沈余,现在你认错也迟了,敢做就要承担后果。”

幕战北咬牙切齿,大手刺啦撕开沈余身上仅剩的内衣。

下一秒,沈余只觉得浑身四分五裂的疼。

有那么一瞬间,男人魁梧的身躯僵直了一下,她竟然还是……干净的?!

仅剩的理智阻止他再继续下去,可药性发作起来,想到是她不知羞耻的给他下药,幕战北最终粗暴的一遍遍进攻,直到身下的女人晕厥过去。

沈余很瘦,瘦得几乎只剩下易断的骨头,她根本承受不了幕战北一次次发狠的宣泄,待他停下动作,她疼痛得几乎动弹不得。

可感觉到他下床要走,她还是颤抖着抓住了他的手腕,“别、别出去……外面……都……都是记者,被拍到……了……对你不好……”

幕战北脸色一变,唾弃地拍开那只惨白的手,“沈余,你怎么会如此下贱?!算计着利用媒体,逼我娶你吗?”

沈余浑身上下溢满疼痛。

心痛,还是身子痛,已经不重要了,从第一次见到幕战北开始,他和她之间就隔着很多误会。

沈余已经习惯了。

她知道不论自己怎么解释,他也不会信她。

那些人并不是她安排的,都是继母一手布下的局。

上一辈子,就是因为媒体拍到了幕战北从酒店房间里走出去的照片,而且她还在这一夜怀上了孩子,迫使他不得不娶了她。

沈余涣散的眼神滑落到平坦的小腹上。

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已经在她的子宫里孕育了吧……

老天为什么要那么残忍,让她再次品尝失去孩子的痛苦,幕战北他是绝对不会要这个孩子的——

“我错了……我错了……”

沈余一遍遍乞求。

幕战北误会她也好,唾弃她也好,所有的伤痛都由她自己扛。

只要他不出去,时间久了,记者散了,那么他们以后就不会有任何交集了……

幕战北最不喜欢的就是沈余这张看似无辜的脸。

她越是说自己错了,幕战北就越是恶心她心机叵测。

他穿上外套就往外走,沈余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她连滚带爬得追上去,她站不稳,两条腿间都是血,一点点地跪在地上,抱着他的腰,求他:“都是我……的错,求你……别出去……别出去……”

她想要扭转乾坤。

上天既然让她重生,三年如噩梦般的婚姻,她不想再经历一遍。

幕战北只觉得沈余的触碰很恶心。

他拨开她的手,义无反顾的走了出去,一瞬间被记者前后拥堵,拍得一清二楚。

第三章:都是血

发布:3天前 | 1006字-A+A 

沈余还是没能阻止历史的重演。

两个月后,沈余怀孕八周的消息公之于众,幕战北被推上了风头浪尖。

几天后,幕战北给沈家下了聘礼同时迎娶沈余过门。

沈余身上穿着一件洗到泛黄的白裙,隔着半透的布料能看到她背后有伤。

沈余完全不像是婚礼上的新娘子,惨白的脸、消瘦的身体,俨然像是个快要死的人。

沈余签了结婚书后,被人接到了幕战北的别墅。

幕战北的卧室床头上挂着一张他和沈雪雅的结婚照。

原本,沈雪雅没有出车祸的话,这里就是他们的新房。

沈余站在床边,望着相片里沈雪雅甜蜜的微笑,心里满是负罪感,姐夫成了丈夫,她觉得自己对不起姐姐。

房间里没有开灯。

房门突然被幕战北推开,他走了过来,身上带着一股极浓的酒精味道。

沈余下意识的护着小腹,却又咬着嘴唇苦涩一笑。

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是活不过这个晚上的……

上辈子,他们的新婚夜,幕战北发狠的要了她一个晚上,就是为了做到让她小产。

他喝酒是为了麻痹自己强占她。

她知道他根本不屑碰她,甚至每一次碰她,他都会恶心至极。

“沈余,你以为仗着这个算计来的孽障就能和我’幸福’到白头吗?”

幕战北一把掐住沈余的下巴。

眼神滑落到沈余还未隆起的小腹上。

沈余一直都很怕看着幕战北的眼睛,因为他看着她的眼神,从来没有任何情感。

此刻,他的眼神更是凶狠得像一把刀刃恨不得立刻破开她的肚子。

沈余想到上辈子那个可怜死去的孩子。

她的声音都是发抖的:“幕、幕先生,我知道你恶心我,也不想要这个孩子……你不用勉强自己碰我,我不会、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沈余的话音越说越小声。

从刚才起,她的脸色就很不对劲。

幕战北莫名觉得沈余好像看透了他的心——

她就像是知道,他喝了酒进来是为了把她压在床上发狠的要她,直到把她肚子里的那块肉做掉……

“……我、我吃药了,孩子……已经没有了。”

幕战北眼色一震。

才发现女孩儿的脸惨白得几乎没有血色,借着窗边照射进来的微弱的光线,他看到沈余颤抖的手里死死抓着一只药瓶,里面的药片已经少了大半瓶。

她干了什么?!

“我先出去了。”

沈余低着头往屋子外面走。

上辈子结婚三年,就算偶尔他碰了她,也从来不允许她在这间卧室里过夜。

因为他嫌弃她脏。

每次完事后,他都会叫她滚。

沈余想走得快一点,可每一步她都走得好辛苦,小腹里一阵阵血肉翻搅的疼痛。

幕战北看着沈余消瘦的身体忍不住弯下身捂着肚子。

心里莫名窜出一把火——“沈余,你又再耍什么把戏?!”

幕战北三两步迈开,打开了房间里的灯,一把拽住沈余的胳臂,低头却看到她白色的裙边上都是鲜红的血……

第四章:下贱

发布:3天前 | 1065字-A+A 

沈余被抢救入院。

她服下了大量的堕胎药导致大出血,再晚一点连自己的命也没了。

医生给沈余洗了胃,命是保住了,但肚子里的孩子自然是没有了。

沈余醒来的时候,只有医生立在她的床边,“幕太太,我们已经给你做了清宫手术,一周内不要下床走动,注意休息,还有……你背后的伤……”

医生的话还未说话,病房外有人走了进来。

“签了它。”

一份文件啪的一声扔在沈余的身上。

沈余没敢看声音传来的地方。

她知道对方是谁。

上辈子,他要了她一夜,见她流血便摔门离开。

沈余躺在还留有余温的床上,无助又疼痛,是她自己打的电话求救,住院的一个礼拜里,幕战北连一次也没有出现。

当他出现的时候,他带着一份离婚书给她,让她签字。

历史,果然是无法改变的。

沈余坐起身,医生都替她捏把汗,现在让她一个刚做了清宫手术的人坐起来,下体的痛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沈余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一丝呻吟都没有喊出来。

她不是不会痛,只是习惯了忍。

她手里颤颤巍巍地握住笔,“沈余”两个字签得十分辛苦,就看她原本就苍白的脸,愣是疼得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

沈余下意识地看了眼幕战北。

男人站在三四米外的地方,脸孔始终那般冷酷无情。

沈余的记忆里,陪伴在沈雪雅左右的幕战北与眼前的这个人判若两人。

她傻傻一笑。

又怎么可能会一样呢?!

在幕战北的心里,自己永远都无法和雪雅姐姐比较。

纵使她的身体里跳动着雪雅姐姐的心脏,这个男人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签好了。”

沈余很乖,签完了字,还费力的抬着手把离婚书递给幕战北。

“小乖很可怜,战北,你可别像别人那样欺负她,她不会说话,就是痛了,也不敢喊。”

曾经雪雅一次次的偏袒沈余。

幕战北一直都不能理解,善良单纯的雪雅怎么会有个沈余这样阴暗叵测的妹妹。

她到底在雪雅的跟前演了多少戏,才把雪雅骗得那么深?

雪雅说她乖,说她可怜。

但在幕战北的眼里,沈余的可怜和乖巧全部都是在算计,包括她服药堕胎也都是为了博取他的同情。幕战北冰冷的视线落在沈余拿着离婚书不停颤抖的手上。

看吧,她又再装可怜了。

“我让你签你就签?沈余,你是不是又在打着下流龌龊的注意,等我离开这里,你就拿着离婚书跑去媒体前诉苦,说我把刚流产的妻子赶出家门?”

沈余知道自己的逆来顺受,在幕战北的眼里都是居心叵测。

她习惯了默认。

白寥寥的脸上硬是扯出一抹淡淡笑:“被你看穿了呢,原本是这么打算的。”

“下贱。”

果然,这个女人无耻得无药可救。

幕战北眼神里堆满对沈余的鄙夷。

沈余心脏处隐隐抽动了一下,她却逼着自己笑得更灿烂,因为这是姐姐留给她的心脏,她没有资格让这颗心痛。

“怕我动坏脑筋的话,离婚书就放在你那里,等你觉得合适的时候,随时都可以赶我走。”

第五章:活活饿死

发布:2天前 | 1128字-A+A 

幕战北把离婚书收走了。

上辈子,这一面之后,他们整整两年没有再见。

沈余从没怨过幕战北是个狠心的人,至少他没有把她赶出别墅。

沈余出院回家。

房子很大,到哪儿都是冷冰冰的四面墙。

她没有钱,好多天都没吃东西了。

从小在沈家挨饿惯了,沈余也能忍,实在饿得受不了她就去厨房的水槽接点水。

茶几上放着一杯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杯的自来水。

刚流产的身体,每喝一口冰冷的水,子宫都凉得抽痛。

几天后,槟城来了一场十年不遇的霜冻预警。

沈余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连衣裙,整个人窝在沙发里找寻一点温暖。

但坐着的时间越久人就越冷。

沈余的嘴唇渐渐冻紫。

上辈子,她就是这样活活等死,孤独的一个人倒在没有灯光、没有暖气的客厅里,一天又一天的等着那扇永远不会被开启的大门。

沈余眼皮疲惫的越来越重。

虚弱的身子终究抵不过多日的饥饿和寒冷,倒了下去。

恍惚间,一个黑色的人影在她眼前扭曲的招手,是……阴曹使者来接她下地狱了吗?

“有人吗?屋子里有人吗?!”

声音有点熟悉。

是谁在喊呢。

洛、衡……?洛律师……?

沈余恍惚想起一个人,上辈子,就是在这样饥寒交迫的夜晚遇到了他,她才捡回一条命……

只要喊住他,她就能活下去,可是……像她这样的人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知道你为什么叫沈余吗?像你这种人走到哪里都是多余,我们沈家可怜你给你口饭吃,就是只狗也得懂得报恩。”

沈余安静地闭上眼。

脑海里是继母季云的毒骂,她从小患有严重的心漏病,所有人都盼着她活不过十岁……

“小乖,姐姐签了器官移植书,如果我有什么不测,我的心脏移植给你,你一定要活下去……”

“姐姐……”

沈余闭着眼落下眼泪。

她想起沈雪雅的话。

想到了上辈子,沈雪雅惨死于一场车祸,警方说那是一场意外。

但三年后,沈余才知道,那不是一场意外,而是蓄意谋杀,她却背着买凶杀害姐姐的罪名无辜死去。

她必须找到真正的凶手。

这辈子她不可以让姐姐用生命换来的心脏再一次含冤死去。

“等一下,不要走……”

隔着玻璃木门外的黑色身影以为屋子里没有人预备转身离开——

沈余焦急地嘶喊起来,但她实在太虚弱了,声音犹如飘渺的空气,男人已经转身越走越远。

“不要……洛律师,不要走……”

沈余拼死撑起身子,发软的双腿却没有气力,一头撞在了茶几上,巨大的声响从屋子里传了出来,男人机警地停下脚步又折了回来——

“里面有没有人?”

“有……洛律师……救救我……”

沈余喊不出声,只脚并用推倒茶几,男人听到更大的声响,果断撞门而入。

“沈……沈余?”

洛衡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倒在地上的女人身前蹲下身去抱起她。

洛衡诧异沈余怎么会在幕战北的别墅里,她撞破了额头,半张脸都挂满了鲜血,整幅身子更是冻得发青,“我送你去医院。”

洛衡一把抱起沈余,沈余死死抓着他的衣襟:“不要……洛律师,我求你帮我另一个忙……”

“你说。”

“求你给我一份工作……”

第六章:卖习惯了?

发布:2天前 | 997字-A+A 

洛衡,槟城有名的大律师,也是沈雪雅身前的好朋友。

他料想不到沈余会在幕战北的别墅里,更加想不到这个小姑娘已经整整一个礼拜没有吃东西了。

因为沈余坚持不去医院。

洛衡只好打电话叫来医生给她处理了伤口,然后买了点东西给她吃,还给了她一点钱,让她自己买吃的,以后不许再饿着。

沈余很感谢洛衡,“我会努力工作,把钱还给你的。”

洛衡对沈余的认识并不深。

以前偶尔听雪雅提过沈余,说这个她父亲从外面带回来的小妹妹在沈家的日子不好过,时常没有饭吃。

“把身体养好了,你才能给我工作。”

洛衡是个非常温柔的人,沈余休息了一天就去了洛衡的律师楼上班。

她从小没念过书,也不会用电脑。

其实律师楼可以做的工作,她什么也不会,洛衡终究是可怜她,给她安排了些端茶递水的工作,“有什么问题,就来我的办公室找我。”

沈余点点头。

日子就这么过了下去。

沈余每天朝九晚五努力工作,第一个到公司,也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

但她做梦也想不到,这一天她竟然遇到了幕战北。

他怎么会来洛衡的律师楼?!

上辈子,在律师楼工作的两年间,她一次也没有遇到过他。

沈余顿时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她刚从洛衡的办公室里出来,手里还拿着端咖啡进去的托盘,眼看幕战北带着几名助理从电梯上下来,向着这里越走越近。

沈余心急如焚,下意识地回头又走进了洛衡的办公室。

她脚步走得急,不小心绊住了一排书柜——

“小心!”

眼看沈余就要摔倒,洛衡眼明手快得一把扶住她的腰。

托盘摔在了地上,沈余本能的抱住洛衡的脖子,瘦小的大半个身子几乎都贴到了男人的怀里,此刻办公室的大门刚好被人推开——

一道锋利的目光就这么落到沈余的身上。

芒刺在背,不过如此。

沈余脊梁骨凉得发抖,她不需要去看,也知道幕战北正在看着他们。

“洛律师,我先出去了。”

沈余低着头从幕战北的身边迅速走了出去。

她就像背着丈夫偷情被发现的浪荡妻子。

沈余紧紧缩着脖子,恨不得把自己变成透明的。

幕战北应该是来和洛衡谈商业上的某个案子,期间洛衡让沈余送几杯咖啡进来。

沈余紧张极了,男人的气场让她不敢看他的眼睛,当她把咖啡递过去的时候,他的手指轻轻擦过她的手背,沈余端着咖啡杯的手抖了一下,心跳都停止了一拍。

洛衡没有察觉到沈余的不对劲,“你稍等一下,我去拿一份资料。”洛衡对幕战北说罢,刚走出办公室,沈余试图跟着洛衡离开,谁知道幕战北突然大手一把扼住了她的手腕。

下一秒,瘦小的身子就被幕战北摁到了他的腿上。

沈余整个身子都是僵的。

“靠身子卖习惯了吗?”

第七章:又怀了?

发布:2天前 | 838字-A+A 

幕战北的口腔里带着强势的烟草味道。

沈余傻傻看着他,看着这个十年如一日,总是用这双冷若冰霜的眼睛看着她的男人。

沈余五岁大之前一直被生母虐待,脑袋受过伤,有时候有些迟钝。

她想了一会儿,才明白幕战北是在说她给洛衡工作其实就是卖身,她急得解释:“请你别误会洛律师。”

呵,才一个月不见,就知道维护别的男人了?

幕战北眼底里都是鄙夷,“和他睡过了?”

“……”

“又怀了?”

“……”

“逼他娶你了吗?”


【未完待续,阅读全文请添加微信】

 yey1369

 热门小说 尽在小说书包中(各种小说、电影资源,还有福利资源,欢迎咨询。)

 识别下方二维码,可秒加微信客服好友   ↓ ↓ ↓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作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