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赠险

鼎印三言2019-01-10 03:36:46

《鼎印三言》的上一篇文章《思想实验:戏说腾讯保险棋局的下一步》还挺受欢迎,关注用户一下子增长了30%,老马很欣慰。


老年人就是这样,总是怕被遗忘,总是渴望被关注,又总是在被存在后得意忘形而啰啰嗦嗦。借着上次的话题今天还想再的吧几句,戏说一下赠险。


之所以突然提起这个话题,是因为我非常惊讶地发现想腾讯这种纯正互联网基因的平台居然也搞赠险营销,这算是进了保险圈儿入乡随俗呢?还是忘了自己看家的本领了呢?


既然是上次戏说的续集,我们就还是第一人称吧,我们北京人会逗闷子吧?

大家好,我的大名儿叫“免费保险”,但是不知道曾几何时保险行业的人都叫我“赠险”。我只能说我挺恨第一个管我叫赠险的保险精英,听听你起的这个倒霉名字,赠我风险,谁敢要啊!果不其然,现在都处打广告不要钱送人家都不要。下次起名字要先算八字,至少主谓宾要搞清楚,赠险,真不如叫赠保宝。


好不容易有10%的人参透了我小名儿背后的真实身份,但是好像仍然不想要。我开始百思不得其解,前两周看了《鼎印三言》的《薛定谔的保险:为什么保险B2C这么难》之后恍然大悟。


是啊,赠险和零售市场上的赠品其实有天壤之别的。比如你到了星巴克门口,人家捧出一托盘儿的新品咖啡免费喝。你很清楚三件事儿:1、免费的,没条件直接拿;2、一小杯咖啡,香气四溢还口感新鲜;3、好喝,可以去买一大杯。


可是薛定谔的保险就算是赠的也不会吸引客户领取。客户有三个困惑:1、免费的?呸,你明摆着在换取我的个人信息;2、这东西有用吗?有啊,比如你出车祸了,立马赔你钱。呸,你才出车祸呢;3、好用您再升级到20万的。呸,腿都折了,你还盼着我更惨吗?


当然并不是说完全没有人把我领回去。那些保险从业人士还是挺拿我当回事儿的,每次都领,领完这家的领那家的。还有一些精明的年轻白领也是会算计,毕竟他们才理解我的价值。不过这只能说是剩下10%的10%了。我是不是太爱吹牛了?


但是我最终还是辜负了领导的期待,就算有人领了赠险仍然没有给保险公司带来更多的产品销售。我开始的时候非常自责,公司把我设计出来,听说还通过了监管部门的登记备案,又花了广告费到处撒,不要钱还倒贴钱送,到头来没有转化成领导希望的市场增量。


不是说互联网时代是《免费》的时代吗?看看那些互联网霸主哪个不是先免费再赚钱,赚大钱?凭什么到了保险行业,咱们免费赠你保险,你最终也要了,但是就是不买咱们能赚钱的保险产品呢?


仔细研究了互联网经典三级火箭商业模式后,我觉得我彻底失望了,原来我只是觉得赠险没什么用,现在我觉得赠险什么用都没有。因为赠险和互联网的免费服务工具还是存在本质差别的。


互联网三级火箭的第一级火箭基本上是免费的没错,但是这一级火箭至少要有三个基本特征:1、满足了一个刚性需求;2、高频率的使用;3、强用户黏度。


比如腾讯的免费微信:1、满足了基本社交沟通需求;2、时时刻刻在使用;3、都离不开啦。


比如阿里巴巴的免费淘宝:1、满足了基本购物需求;2、隔三差五就在使用;3、快成了淘货的根据地啦。


比如360的免费360卫士:1、满足了保护电脑防病毒需求;2、天天得运行着;3、可不敢卸载。

可是看看我呢?就算人家把我领走了:1、保险是弱需求;2、我,作为保险,总是处于有用和没用的叠加状态,其实不敢盼着有用啊,哪里谈得上高频使用啊;3、主人领我之日就是忘我之时,就没人天天看我一眼,我能黏住谁啊?


如果我是这么个状态,我还真的无法承当互联网保险三级火箭里的第一级,真的推不动业务主体。我不是液态氢燃料,我肚子里有的都是苦水。


好吧,还是那句话,我不是保险专家,只不过希望保险行业向互联网学习的时候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


那不用赠险,咱们如何打造强有力的一级火箭呢?我们下期再聊,也希望大家给我留言。


欢迎关注《鼎印三言》,只发言、不负责、无对错、敢为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