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铺岭的传说

今日团风2018-12-05 14:13:49

一条羊肠小道弯弯曲曲,小道上走来一行人,他们有的挑着担子,有的提着篮子,还有的推着独轮车,独轮车唧唧哑哑的声音如一首有韵味的曲。走累了,拿衣袖抹抹脸上滚动的汗珠子,一个说,到了,快到了,加把油。另一个说,是的,翻过前面那道岭就好了。

此岭被称为快活岭,翻过快活岭,一座土砖茅草顶的房子出现在众人面前。屋前摆了几张竹桌,桌前摆放的也是青竹矮靠板椅,屋旁树一竹竿,竿上飘一金黄三角小旗,旗上绣一殷红大字“汤”。众人放下手中物件,各自找位置坐下。但见从土屋里迎出一太婆,她,姓林,因在这快活岭开了家汤铺,过路歇脚的客商都喊汤婆,只见她身穿朱色粗布齐踝长裙,外罩深蓝短袄,发插荆钗,手托大红托盘,托盘中几个黑陶粗瓷大碗,冒着滚滚热气。声音洪亮,笑语如珠,她将托盘放将桌上,端起一个粗瓷大碗,放在一个红脸壮汉面前,“朱三哥,早为你备好莲藕骨头汤,这莲藕还是我儿昨去藕塘挖的。”朱三端起大碗,喝了一口,喊道:“好鲜汤!”旁边一黄皮老儿早自己从托盘里端走一碗,口中还笑,“汤婆,我的就自个拿了。”端的是一碗甲鱼汤,只见莹白的汤中泡着几颗鲜红的枸杞籽,朱三笑:“何老大,你那汤喝了大补啊,难怪你脚劲强,一口气从罗田赶到了这,一个独轮车被你推得呼呼响。”何老大自顾喝汤,并不理会朱三,汤婆插话:“何老大惯爱这口甲鱼汤,我炖了一天一夜,加了枸杞、芸豆和陈皮,给你们补补脚劲。”一个年轻后生端的古怪,爱喝泥鳅汤,汤婆专选寸把长的泥鳅,煎至金黄,再将豆腐切成薄片,下入汤里,少不得生姜香葱配料,除此之外,也不知汤婆加了么料,闻起来味道淡,喝一口,香掉舌头。

不一会工夫,汤婆的汤铺已坐满了人,每人都端着粗瓷大碗喝得滋滋有味。喝完,丢下几个铜钱继续赶路。他们都是从英山、罗田、广济、蕲州等地过来的小贩,把当地的苎麻、佛手山药、茶叶、棉布等贩到汉口、武昌等地,此行要去团风码头,再经由团风码头坐船过江,所以快活岭是商贩们的必经之地。因汤婆在此开了家汤铺,用祖传的秘方制各种汤,味道鲜美,深得过往客商的喜欢。他们在此打尖歇脚的工夫,又可以喝到热气腾腾的美味汤,所以,汤婆的汤铺总是留客满满,生意红火。

一个上省府赶考的秀才也夹在商贩中,在汤婆的汤铺歇脚,喝了一碗白芨乌鸡汤,连声叫好,“这还怎的叫快活岭,不如就叫汤婆岭,喝了汤婆的汤比中状元还快活。”众人都说:“要得,要得,汤婆岭有个汤婆,我们都记到了。”这之后,每到翻过原先的快活岭的时候,大家就会说,汤婆岭到了,去汤婆的汤铺喝碗汤歇歇脚。

后来,大家都不记得快活岭了,把这个地方叫汤婆岭。汤婆的后人也继续生活在这里,人丁也越来越兴旺,过了几代,汤婆的煲汤手艺也失传了,汤铺自然也不存在,过往的商贩也不再在汤婆岭歇脚了。

再后来,汤婆岭这个地方有了一个个村庄,人们还是习惯把这里称为汤婆岭,但是传着传着,都叫成了汤卜岭,也有叫汤铺岭的。

这就是汤铺岭地名的由来。不要不相信,这可是听老辈人津津有味讲述的。




作者简介

  邹文倩 湖北团风人,生于七十年代 湖北省作协会员。有作品发表于《长江文艺》、《上海故事》、《问鼎》、《东坡文艺》、《楚天文艺》、《老子文学》、《大伾山文学》、《知音汇》、《婚姻家庭》、《斯文》、《鳄城文学》、《敬亭山》、《网络文学》、《中国青年报》、《潮州日报》、《石狮日报》、《乌蒙新报》、《茂名日报》、《黄冈日报》、《鄂东晚报》等报刊。


征稿启事老家有约是东楚文化和怀乡编辑部联合推出的微刊,每月推出四期,主要征集乡情乡音的故事,以散文、小说、纪实文学为主,支持原创,本平台每年从中择优收集整理出版单行本书籍,选中者均付薄酬并赠样书。投稿邮箱:yunshangtf@sina.com  联系电话:0713-6151770


今日团风

图文编辑:蓝胖子     素材来源:老家有约

   品牌推广 | 微信营销 | 活动策划 | 创意视频

 一周推荐

不忘从警初心,向团风公安英烈致敬

666,团风县人民医院急诊科

团风法院四天调解一起跨越十余年离婚案

团风“春咳”进入高发期,这些预防工作家长一定要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