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起多久可以发生关系?

温暖小说2019-08-19 10:27:59

帝国酒店的顶层,许拂晓缓慢地踏在昂贵的地毯之上,小手上攥着一张房卡。

当脚步停在门前,许拂晓颤抖的抬起拿着房卡的手,却始终没有勇气将门打开。

她很清楚,当这扇门打开,她便会失去作为女人最宝贵的东西……

省医院,一名身着披萨店制服的少女匆忙地走进了病房。

看着病床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女人,许拂晓漂亮的眸子瞬间被水雾笼罩。

“姑姑……”

这时医生走了进来。

许拂晓急忙迎上去:“请问我姑姑到底怎么了?”

“你姑姑患有尿毒症,现在情况很危急,这次能抢救回来都是侥幸。”

许拂晓一听,双腿一软,几乎无法站稳。

一早知道姑姑的身体不好,经常打针吃药,却没有想到竟会严重到这样的程度。

“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治好我的姑姑。”许拂晓清透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珠,渴求的望着面前的医生。

“我们当然会尽力救治每一位病人。你的姑姑情况非常紧急,必须及时换肾,现在我们医院正好有匹配的肾源。”

“换肾要多少钱?”许拂晓祈求着听到一个自己可以接受的数字。

“加上后期治疗,保守估计需要五十万元。”

许拂晓的脑子好似“嗡”的一声停止了运转。

五十万……

以她和姑姑的情况,去哪里能弄的到五十万?

望着病床上还昏迷着的姑姑,许拂晓捏紧双手。

她一定要治好姑姑!

 ▼▼▼

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停在了一栋庄严肃穆的欧式别墅面前。

车门打开,被昂贵的布料包裹着的健硕长腿迈了出来,高大的身形孤傲的站定,男人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了别墅。

偌大的落地窗前,那张英俊的脸庞上面无表情,而眉心却不着痕迹的蹙着。

伸手从口袋里拿出香烟和打火机,打火机的光芒令男人的俊颜在昏暗的房间中清晰了起来,点燃香烟便随手将之丢到一旁。

烟雾缭绕着他俊美如同神邸的面容,更添一抹神秘感。

男人抽完一支烟走到办公桌前,锐利的眸子落在桌上的资料上。

资料上面有三个人的照片。

一个中年男人。许正华。Z市的副局长,肥头大脑一脸官僚腐败的模样。

下面是她妻女的照片。

许湘湘,18岁,就读于Z市的一所私立贵族学校秦北高中在读高三。

照片上,一张青春靓丽的脸庞高傲的像一朵盛开的花。

目光落在那张脸上,男人暗黑的瞳孔猛然缩紧。

“叩叩”房门被敲响,门外传来女生娇柔的声音:“哥,我来给你送咖啡了。”

说着,一名妙龄少女走了进来。

霍夕蕊端着托盘,将精致的咖啡杯放在男人的桌上,目光无意间看到桌上的照片。

那张对于她来说仿佛噩梦一般的脸,拿着咖啡杯的手瞬间失力,整个人一下子瘫软在地。

男人紧蹙起眉头,意识到是因为什么,走过去把霍夕蕊抱进怀里。

感觉到怀中的人儿瑟瑟发抖,男人轻抚着她的秀发,“夕蕊不用怕了,现在有哥保护你,那些都已经过去了。”

霍夕蕊抬头,眼睛里盛着泪。

“哥,你一定要帮夕蕊报仇,你也去强暴了她的女儿好不好?为什么她的女儿和我一样大却养尊处优,可我十五岁的时候就被他……”

霍夕蕊含着泪的眸子狠狠的刺痛了他的心,让他凛冽的双眸中泛起了血腥。

“你放心,哥一定会替你报仇的。”没有起伏的言语里透着嗜血的冰冷,以及无法撼动的坚定。

他亏欠了她太多,现在终于找到了她,曾经她所受的那些伤痛,他会帮她全部讨回来!

霍夕蕊苍白的唇角勾起一抹幸福的笑意。

“嗯,现在呆在哥身边我就安心了。”

为什么?

因为他是Z市首富,赫赫有名的豪门霍家唯一的继承人——霍绍琛!可以在Z市呼风唤雨的男人!

霍夕蕊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找到自己的亲人,而对方竟然会是一个这么了不得的男人!

 ▼▼▼

五十万的医药费,让许拂晓几乎绝望了。

姑姑一个人含辛茹苦的将她拉扯到大,她绝对不会放弃姑姑。

她突然想到了他们……

可就算去找他们要,他们会给吗?

就算不可能,她也要去试一试!她绝对不能看到姑姑就这样离她而去!

凭着记忆找到了那个自己十多年没回来过的家。

望着面前三层楼高的别墅,许拂晓毅然按响了门铃。

佣人打开门,连忙恭敬开口:“小姐,您回来了。”

许拂晓自然知道佣人将自己认错,还没说话,这间房子的女主人裴依走了过来。

她有着和自己母亲同样的面容,是母亲的双胞胎姐姐。

“湘湘你怎么不进来?”显然,女人也将许拂晓认错。

或者换做是谁,如果不仔细看,都会将她们认错。

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很快裴依便发现了面前这个人并不是自己的女儿。

她眉头倏然蹙紧,“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姑姑得了重病,现在需要五十万的医药费,我希望你们可以借我,我一定会还给你们的。”

“呵!”裴依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你还真敢开口啊!一来就要五十万?你怎么不要五百万啊?我告诉你,我就算是把钱烧了也不会给你这个野种的!像你这种人连路边的野狗都不如!”

许拂晓波澜不惊,仿佛被骂的人并不是自己一样。

在自己有记忆以来,这样的话她已经不知道听到过多少遍了。

不是从别人,而是从自己的母亲口中说出。

野种是么?

许拂晓在心中冷笑。

是啊,她就是野种,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所以她也无所谓了。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许正华的女儿,从小到大他没有给过一分钱,以法律来说,我要这么多钱也是没有过错的。况且许副局长也不希望有人知道他还有个私生女。”

“你这个贱货!还敢跟我讲法律?你妈勾引自己姐姐的老公,生下你这样一个杂种,你竟然还好意思跟我谈法律!滚!现在就从我们许家滚出去!”裴依情绪激动,一向优雅从容的她此时像是一个泼妇。

说到激动处用力地把许拂晓推出了门,迅速地关上了门。

“砰!”的一声响,震得许拂晓耳朵发麻。

她就知道这条路是行不通的。

可是现在该怎么办……她该怎么才能筹到五十万的手术费……

  ▼▼▼

裴依气急败坏,看到许正华从楼上走了下来,冷哼一声。

“你遗落在外的明珠找上门来了!”

许正华自然也不傻,“拂晓找上门来了?”

自从裴月十二年前去世以后,许拂晓就再也没有来找过他们。

“哎哟,拂晓,叫的可真亲切呢。下一次选举你可能就会升官了,更有钱了,多养一个女儿也无所谓吧?不然把许拂晓接回来住怎么样?”

裴依阴阳怪气的语气开口,任谁都听的出来她是在说反话。

“老婆你乱说什么呢,我的女儿就只有湘湘一个,我怎么可能会把她接回来住呢。”

裴依只是哼了一声,也不知是否满意白正华的回答。

这时,门一开,参加完同学生日宴会的许湘湘回来了。裴依瞪了许正华一眼,转过头一脸慈爱,“我们湘湘回来了,玩得怎么样啊?赶紧洗洗手,妈让人做了你喜欢吃的。”

傍晚,许家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着饭,这个时候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佣人跑出去,却发现门外空无一人,只放着一个黑色的信封。

裴依将信封接过来打开,只见里面装着一个崭新的苹果手机,屏幕上是被暂停了的一个视频。

“老公,这不是你吗?”裴依不由惊声道,让视频继续播放,只见画面里一个男人拿出了一箱钞票递给了许正华,许正华清点过后将钞票收下。

这是许正华受贿被拍下来了!

许正华的脑子“嗡”的一声停止了运转。

“天啊,这些怎么会被拍下来!”裴依也吓白了脸。

关掉视频,手机里的电话簿一个号码。

“老公,我们打过去问问!”裴依说。

许正华颤颤巍巍地拨打了手机里的号码。

“嘟……嘟……”

几秒后,那头传来一个男人低沉冷酷的声音:“喂。”

即使仅仅是一声喂,就让许正华吓得似乎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被裴依重重一推,才颤抖的开口道:“我……我收到你送来的手机了,你……你是什么意思?想要钱吗?你要多少钱,报个数字,我会尽力满足你的!”

钱?

电话那头的霍绍琛轻哼了一声。

这个世界上,他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我要你的女儿,今晚12点前把她送到帝国酒店,否则……等着这些东西明日见报。”

说完男人便挂断了电话。

“老公怎么样了?”裴依着急地追问。

许拂晓会答应么?霍绍琛能发现许家的算计吗?他真的会把对许家的仇恨报复在无辜的许拂晓身上么?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后续内容